文章分享

Article Sharing

博彩侵入社區多年數萬從業員高危繁|简賭場禁足令完善執行可減問題賭徒

澳門賭權開放十多年,對社會的有利方面經常被外界強調,但負面的影響則較少人主動提及。賭城對整個社會有何影響,澳門人對賭免疫的論調已站不著腳,賭博侵入社區已久,由以8萬個賭場與周邊職位的從業員最為高危。十多年來政府除了負責任博彩的空話口號外,鮮有政策保障博彩從業員沈迷賭博,莊荷偷籌碼的個案時有所聞,社會沒有統計數字了解有多少問題賭徒的個案。其實過去多個開賭的國家與地區也禁止本地人進入賭場,以及莊荷入職前強制上課的措施,就是為了盡量減少賭博的禍害。政府有意禁止博彩從業員在工餘時間進入賭場,這種「禁足令」只要完善執行細則,相信可以減少澳門問題賭徒的數字。

問題賭徒沒有全面科學數據

目前澳門由博企直接聘用的從業員,包括公關等周邊職位超過8萬人,接近澳門勞動人口的四分之一,博彩從業員是澳門博彩業的重要組成部分,必須受到更好的保護,但是澳門過去沒有任何政策措施對莊荷在賭博上進行預防,容易成為社會繁華的犧牲品。澳門有多少問題賭博的個案數字,答案是完全沒有相關的統計數字,社工局的問題賭博人士中央登記系統過去一直只有數百宗的求助個案,博彩從業員和荷官佔求助人士的30%,但由於屬主動求助,數字沒有真實情況的參考價值,反之另一個相關數字卻有多少的參考性。

由2003年至2013年10年間,涉及莊荷偷籌碼的個案就有65宗,另外還有65宗是涉及出千與其它賭博犯罪,其中年青人佔的比例相對較高,21至30歲的青年在偷籌碼的個案中佔了一半。政府在2013年推出賭徒自行申請賭場禁足令,最初平均每月收到數十宗的申請,當時已有議員反映,大部分病態賭徒為求贏錢還債,好少主動申請。澳門至今也沒有一套全面性的處理問題賭徒政策,但普遍相信博彩從業員的問題會較嚴重。

不少開賭國家禁本地人進賭場

從事博彩業的人員屬於問題賭博的高危一群,在現有開賭的國家也會採取不同的措施保護他們,部份國家更為實際了事,韓國、越南與澳洲皆禁止本地人進入賭場賭錢,這自然是最為有效,因為任何人皆知道賭博是一件不應該的事情,澳門作為賭城,過去很少在防治賭博方面下功夫,只在數年前始有負責任博彩的推行,鼓勵人們賭要賭得負責任,效果相信不用多說。過去有民間團體多次建議政府制定強制性的博彩從業員工餘賭場「禁足令」,政府皆以人權為由拒絕,這一次終於推出「禁足令」。

政府這次修訂《規範進入娛樂場和在場內工作及博彩的條件》,建議加入博彩從業員於工餘時間禁止進入娛樂場的規定,範圍包括負責博彩桌、博彩機及娛樂場出納櫃台的營運、公關推廣及監督人員,賭場內的場面經理、監場、巡場、荷官、服務員、籌碼兌換員與公關等的所有博彩從業員,違者會被罰款一千至一萬元。政府在多次的諮詢中,大部分意見也認同立法方向,只是關注執行細則,可見只要完善執行細則,是次修訂是得到社會認同。

過來人認為約一成賭場從業員涉賭

十多年前賭權開放前,當時澳門的經濟低迷,失業率高企,不少民生與就職問題無法解決,因此不少青年放棄升學而投身博彩業,他們的社會經驗不足而擁厚薪,很容易誤入歧道。曾擔任莊荷多年且有賭博習慣的青年指出,依他所見大約每十個莊荷便有一個有賭錢的習慣,一成人是否嚴重見仁見志,但一賭便普遍會很「狼死」,拼過你死我活的心態,很難自拔。

博彩從業員成為問題賭徒的比例比一般市民高。他認為名義上很多博企也不建議或者禁止員工賭錢,但沒有嚴格執行措施,有一定年資的莊荷不會涉足賭錢這東西,但年青的莊荷則不同,可能看見有客人一夜致富,便會本著幸運的心態,認為自己也能靠賭致富,結果自然也是欠債收場,隨之是衍生眾多的社會與家庭問題。

識別進入賭場人士存難度

任何法律最關鍵之處在於執行,不能執法的法律便如同廢紙。澳門的賭場眾多,每天進入的市民與旅客數之不盡,如何識別出博彩從業員是一大難題,面容識別系統牽涉私隱問題,還可能要投入巨額的投資,政府與博企也未必會支持,建立博彩從業員資料庫後,所有進入賭場人士皆需出示身份證等的措施,更是費時失事難度更大,結果只能以加強巡查或透過舉報方式被動執法。

面對公眾就執法難的疑問,博監局強調任何法規也不可能滴水不漏,禁止隨地倒垃圾也沒有方法全面執行,只能以增加巡查方式處理。立法意義在於教育,立法後大家也會遵守,畢竟自律很重要,要慢慢養成習慣。博監局強調公務員禁止入賭場的禁令行之有效,並沒有很多公務員私下入娛樂場,因此重要是制訂政策讓大家執行。其實,公務員與博彩從業員兩者的工類與僱主不同,即使公務員確實沒有進入賭場,亦不可能等同博彩從業員必然有類似情況,但當局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靠博彩從業員自律。

博彩從業員工餘進入賭場原因多

另外有一點必須弄清楚,博彩從業員工餘進入賭場並不一定進行賭博,實際上有一些從業員未必因為工作與賭博,也有可能是想提升自己的行業知識水平或特殊情況,所以需要到各間娛樂場進行實地考察,這種持續進修的行為政府應該要支持。還有一點是現時部分娛樂場的博彩區相當開揚,四通八達且劃界比較模糊不清,人們很容易走錯路而進入博彩區,這一點在修法時也要好好考量。

現時同樣不能進入娛樂場的公務員如有需要,可以透過申請進入,可見政策的彈性,將來博彩從業員「禁足令」立法後也不應該一刀切,法案也應該有相關的機制,只要在不參與賭博的原則下,讓有需要的博彩從業員也應該可出入娛樂場,例如將來有新的娛樂場落成,博彩從業員去參觀等,有助他們提升自身的職業技能。

加強宣傳教育安全網

博彩從業員每日長時間接觸賭博,在沒有足夠的認知、抗逆能力和抑制能力下,往往受到環境的影響和外界的誘惑下驅使參與賭博,並在錯誤判斷下使自己陷入難以自拔的境地,禁止莊荷進入賭場賭錢,這是從數據與各國經驗所得,最有效的防治莊荷成為問題賭徒的措施。不過,目前可參與賭博的渠道仍有許多,網絡博彩的宣傳眾多,並非一定要親身進入娛樂場,禁令是否真的可以避免博彩從業員私下參與賭博?

很多國家與地區除了禁止本地人進入賭場,還會要求莊荷入職前強制上課的措施,美國的莊荷上班前也要上課認識賭博的種種,減少他們對賭博的不正當迷思。特區政府強調是次修法具教育意義,政府與博企亦應該加強澳門的博彩從業員認知課程,例如強制要求六大博企必須為入職的博彩從業員舉辦課程,讓他們正確認知賭博的危害。要阻止博彩從業員成為病態賭徒,最好的方法還是改變他們對博彩的態度和認知,透過加強教育和宣傳,提升博彩從業員的抗逆力,從而為他們構建一個以良好心理素質的安全網。

百家樂

回上一頁

合作伙伴

Best Partner